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不抛弃、不放弃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4年03月25日

  当我对那段婚姻不再抱有希望时,奇迹,却出现了……

  那天上午,像往常一样提前走进审判庭,将要审理的是一起离婚纠纷案件。庭前阅卷得知原告为女方,系某中学语文老师;被告为男方,系当地收入较为可观的某事业单位职工。说起离婚纠纷,审理民事案件的同事们有着一种共识,比起侵权类、劳动争议类,这无疑是最简单的案件类型,它的审理甚至就像套用数学公式一样,以夫妻感情是否彻底破裂为判断基点,附带解决子女抚养与财产分割,没有什么内容上的不确定性,也较少涉及法律适用上的复杂疑难性。

  原告王某已到庭,她高高的个头,白皙的面庞,甜美而大方。长相比年龄小了几岁,气质倒与老师的身份颇为吻合,第一印象便让人多出几分尊敬与怜爱。

  “稍等一会吧,八点半准时开庭”,我说。

  “哦,行”,王某顿了一下,“他肯定不会来的,到时能开庭吗?”温柔的声音里透着无奈和委屈。

  “离婚案件涉及身份关系,不同于普通借款或买卖,原则上必须到庭”,离婚案件争取调和的办案初衷使我这样模糊的回答,希望设置这样的小障碍能给原告传递离婚并不容易的讯号。

  八点三十分,被告果真没有到庭。职业的敏感告诉我这个案子有些不同,但一时又说不清。先不着急开庭,我暗自决定并从审判台走下来,坐到了王某的身边。

  “你说的真准,可你怎么那么确定他不会来呢?”以这样的方式开头,或许能在轻松的氛围里更好的与她沟通。

  通过王某的叙述,我了解到被告刘某近三年来染上了酗酒的恶习,经常醉的不省人事,工作基本不去,单位领导照顾才没被开除,更别说顾家、管孩子,全家的日常开支及孩子的学费全靠王某的工资维持。刘某醉酒后还常乱发脾气,甚至骂人、砸东西,王某感觉生活无法维持,所以决心起诉。

  王某与刘某有一男孩,孩子学习成绩很优异,今年更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北中,说起来王某眼里满是喜悦和自豪。

  我不仅心底愤青起来:“这个刘某真是欠扁,这么漂亮、贤惠的妻子和优秀的孩子,居然酗酒成性,简直烧包!”抛开这对夫妻单说孩子,正处在人生的关键时期,很可能会因一个家庭的破碎而毁掉一生。想到这,我的心很沉重,绝对要帮助这个孩子,我暗下决心。

  “其实男同志喝酒也不算什么大的问题,而且你自己都说除了这一点以外也找不出别的缺点,那么,如果他戒酒,你能给他一次机会吗?”

  “他不可能戒酒的,说了也做不到”,王某嘴角现出一丝苦笑。

  以为在调解案件方面较有心得的我自信能够劝服他把酒戒掉,于是当场给他打了电话,苦口婆心一番后,他终于答应到庭应诉,这让我对接下来的调解多了一点信心,然而事实却并非我的想象。

  十几分钟后,忽然一阵浓浓的酒气冲入审判庭,随之一个中等个头、两腮通红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,正是被告刘某。

  看来王某所言非虚,刚才劝其戒酒的自信早已凉了半截儿,但还得硬着头皮做工作。“俗话说,一天之计在于晨,你这么年轻,却一大早就喝成这样,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  “是、是,”刘某满口答应,两眼的血丝清晰可见。

  “你们两人好久没有沟通了吧,不如借这个机会静下来谈谈吧,有什么误会,说出来或许什么事情也没有了。被告,先让原告说说吧?”

  “嗯、嗯”,刘某积极响应。

  “我们都是成年人,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可是最近这几年你总是喝酒……”。“行了,别在这上课了,你以为我是你学生吗?”王某刚说两句便被刘某粗暴打断,然后甩下一句“离不离在你,随便!”转身走了……

  似乎一切都在王某预料之中,她只是微微一笑,不知是笑她自己,还是笑我这个天真的法官。

  “我前年诉过一次,后来在他家人的劝说下撤了诉,刘某咬破手指写下保证书,可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,近来醉的更为厉害,甚至违法犯罪了自己都不知道。我也感到了人身的不安全,所以搬出来住在哥哥家”。

  “他父母早就不在了,只有一个姐姐,起初还管他的,可是老是不听,后来人家就不管也不理他了。”

  从王某的叙述中,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。我尝试着从孩子的角度劝说王某,希望她作为母亲能给孩子更多的保护,希望她能在孩子考上大学之后再考虑离婚,使孩子在高中期间能有一个完整的家,能以全部的精力投入学习。但王某依然坚持,并说孩子应该学会坚强面对,而且孩子对她离婚表示理解和支持。王某拿出一份离婚协议,说是与刘某本已协商好了的,但昨天他突然改变主意拒绝签字。

  这个婚姻还有调解余地吗?我开始有些动摇。但,想到那个优秀的孩子和他本该拥有的美好的明天,我不能轻易放弃。而且,刘某本性并不坏,如果就此判决离婚,他很可能产生破罐子破摔的心理,甚至真正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也有可能,不能让这种悲剧发生。只有先拖几天再想办法,我暗自决定。“协议不签名是无效的,你如果主张财产必须举证,回去准备一下证据再开庭吧,下次开庭就安排在十天之后,即某月某日上午八时三十分。”

  我尝试着以电话告知开庭时间为由作刘某的工作,但接连两次对方都是醉的一塌糊涂,第三次总算清醒,但刚想做他工作,居然甩下一句“我无所谓,你们随便判”,直接挂断电话。我强压心中的怒火,决定改从原告开始。

  二次庭审,原告准时到庭,被告依然未到,案件缺席审理。因王某所举证据并不充分,我劝其再行补正,希望借此能再拖延几天。但王某斩钉截铁的提出只请求离婚,财产以后另行主张,而且希望尽快判决,因其总借宿在别人家中很是不便。庭审只好继续进行,休庭后,书记员整理笔录期间,我仍尝试着与她沟通:“只离婚在理论上讲得通,但不处理财产能彻底解决你的实际问题吗?而且十几年的夫妻啊,真的考虑好了吗?”

  “别劝我了,我就想早点解脱。要不我回去再补充证据试试,如果补不了,就判吧”。

  “哦,可以,如果能补充证据,就再安排一次庭审。不过,有几句话,旁观者的话,你还能听吗?”

  “你说吧”。

  “如果现在离婚,被告身边可就没有亲人了,他的状况只会越发糟糕,你不担心吗?如果真的出现意外,你能心安吗?你的孩子又该怎么面对?你的确是一个好母亲,但你考虑一下自己是一名好妻子吗?你只说他酗酒的现状,只怪他言而无信,但你又做了多少呢?他之前不是没有这种恶习吗,染上恶习而且越陷越深的原因你又了解多少?他想改变,可是你又给过他多少理解和帮助?夫妻之间应该相互扶持,感情和家庭都是需要两人经营的。他现在走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,甚至是在悬崖边徘徊,他姐姐可以放弃他,可你作为他的至亲,是不是应该和儿子一起拉他一把?”

  说这些话的时候,王某低着头一言不发,直到办完手续离开审判庭,始终没说一句话。望着她的背影,我默默说了声“对不起”,因为我知道那些话只是为了做工作而说的,一个柔弱女子的肩膀,又能抗得了多少呢?

  我决定再做最后的努力。在一位同事的陪同下,我到了刘某的家中,一地的酒瓶,满屋的酒气,侵蚀了这个原本美满的家。半月不见,刘某仿佛突然就老了十岁,叫人不敢相信。他依然是无所谓的态度,虽然打心底不想离婚,但又不去积极面对,而是选择在酒精里逃避。与他沟通简直是天方夜谭,我索性将他一军,“我们来的目的是送达开庭传票,十天后,法院会依法开庭判决。”“你们随便!”他漫不经心的回答。我气愤的拉起同事便走,到了门口,我仍然忍不住大声说:“你的妻子,还有孩子,他们在盼着你接他们回家,给你最后十天时间,如果再不珍惜,你就真的一无所有了,自己好好想想吧!”

  那次,我真的生气了,气的是那个为人夫、为人父的人怎么可以这样没有一点责任心。“看来我真的得判决离婚了这次,否则对女方太不公平,”回来的路上我对同事说。

  开庭前三天,我拟好了判决书,准备电话告知王某开庭宣判的日期。就在电话接通的一刹那,只听王某抢先说:“徐法官,谢谢你啊,上次开庭回来,我考虑了好几天,觉得你说的很在理,正好他也来找我,现在,我们商量好了要一起帮他戒酒,他现在也开始上班了。”

  “啊?”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还以为打错了电话。

  “今天孩子放假回来,我去接孩子,让他下午代我去撤诉吧。”

  “哦,好,好”,我傻傻的回答,对方挂断电话,我还愣在那里。

  这个案子足足让我兴奋了两天,似乎当事人就是我自己。这件事对我以后的审理思路启发很大,原来离婚案件的处理不是简单的公式套用,而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的博大艺术;纠纷的化解亦不能靠程序的机械运行和文书的简单强制,而应以全心全意换取源自内心的高度认同。正所谓想当事人之所想,急当事人之所急,平凡的话语,却道出了和谐的真谛。故此,法官之于当事人,应如亲人一般,不可随意抛弃,不能轻言放弃!

          沾化县人民法院    徐  宏

关闭

版权所有:滨州市沾化区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富国路259号 电话0543-7321499 邮编:256800